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器时代

给石头一个愿望,他会比我们走得更远吗

 
 
 

日志

 
 

迎新年诗歌接龙的几个  

2010-12-28 11:49:26|  分类: 诗歌接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羽毛》

雪,抱着黑夜
慢慢地落向大地
就象冬鸟收拢羽翅
回归词语的光辉

而相思的泪水
在另一场雪中燃烧
一行行诗句 像冻僵的
手指,冷暖自知


一场雪堆起了
我的欲望,我推开门
想用雪雕一盏灯
照亮这个丰收的夜

《白亮的对影》

还是不要让影子
在雪中醒来吧,让他
进入种子的黑暗内心
那只收获的摇篮
正在逃离大地

多少次了,我们轻易地
翻过了黄金的障碍
却扑倒在火焰和尘埃里
被天空压弯的树枝,雪
站在上面,忐忑不安

风景更痛了
未来象融雪后的街道
更加一贫如洗,我们只能在
互相的注视里取暖
而镜子将每天在早晨死去

《你的剑,让我局促不安》

冬天,我们回到家园
雪和幻觉,把四壁涂得很白
让我们的呼吸
显得空前的不稳定
梦想,依旧在流浪的路上

你的剑挂在墙上
而我更愿意用六角形的雪
一遍遍地重温旧情
忧伤在内心捏紧了拳头
美,无边而没落

《雪的禁锢》

今夜,我坐在
南方的一把椅子上
用语言堆积雪人
用笔堆积怀念
让干涸的嘴唇进入果实
进入温存的肉体

一生情爱的意义
也许只有一个夜晚
一场大雪让闪光的泪水
变得无关紧要
我将随风飘来的木屋
放入行囊,迎风上路


《风景》

残雪消融,天空
蓝得像深海里的鱼群
往日亢奋的街道
也显得少有的宁静
一个穿红衣服的少女
婷婷走在我的前面
清冽的风,吹拂着她的长发
传来阵阵处女的芳香

薄如蝉翼的阳光
擦亮了我喉咙里光滑的
小兽。它的前额
比以往的仇恨更加广阔
呐喊开始倾斜
那些死去很久的爱和理想
像地上的落叶
突然,翻过身来

《翻过身来》

请允许我从爱情的深渊里
攀上悬崖。象一颗果实
被红嘴的冬鸟赶出厚厚的积雪
感觉周围的一切事物
是那么的温暖可靠
无论树木,石头,星辰
都走在回家的路上

炊烟写在天空,雪
站在屋顶,浑身是汗
我开始劈柴,喂马,种菜
为屋角的一小块黑暗
找到失散的阳光
让最初的欢乐,回到枝头
自开自落,旁若无人



《安息》

昨天是冬至
一年中最漫长的一夜
透过积霜的玻璃
我发现那些逝去很久的脸
一一在门外走过


外面的雪下得很厚
封住了下山的路
定是我的思念的钥匙
打开了坟墓


我相信我的亲人没有走远
他们就象一颗种子
活在风里,雨里,石里
和飞鸟的心脏里

《飞鸟的心脏》

天空越来越瘦
鸟越飞越远
它们小小的心脏
慢慢握成拳头
象一个警告
在我们的头顶挥舞

每一幢高楼
都从森林里抢劫
然后把自己削成枪
朝天空发射欲望
当子弹追上
最后一只飞鸟的心脏
我们的舌头会变成
卷刃的刀片

《毫发未伤》

雪,静静地走在峡谷
松鼠在枝间跳跃,一些
危险的动词
象松针一样坠落
其实,我不想说到忧伤
我们收集的冷
太多地玷污了它

我依旧愿意用冬天
第一首赞美诗
让我们的肉体之爱
沉溺在最初的欢乐里
沉默,无法避开
一枚松果落下的回声

《江山》

江山有时很小
只是墙上的一幅画
或者只是一把
穿着黄金的椅子
说到江山如画时
指点江山的手
必定是万里雪飘
那整齐的雪更象是盐
把原野上的草和
宫廷里的满汉全席
一起保鲜

《面容》

雪,持续不断
开始篡改黄昏的面容
糜鹿抽象的角
在寂静的额头顶出
田野里的草垛
象是一声被击到的呐喊
孤立无援

其实,生长在南方的我
对每年如约而至的雪
习以为常,就象我诗中
偏爱的一个词
经常和我一起燃烧
而淬过的铁在骨头里睡眠
使夜色奔跑的姿势
完好无损

《今夜的礼花》


我有理由相信,礼花
只是战争的另一种形式
所谓的和平
仅仅是两场战争之间
短暂的停顿


肯德基巨大的招牌
把传统小吃挤到角落
现在我们还得把雪
把天空、夜睌、诗歌
和孩子们的欢乐,交给
一个来路不明的老头


也许战争是人类的本性
就象我们在食物中飞翔的牙齿
在撕咬中保持血性
我只想告诉亢奋的儿子
在那一声声礼花中
能否听出金属的呼啸


《菩提》


黎明,从一棵菩提树开始
然后是三千根头发
象椋鸟一样飞向虚无
大地从我站起的地方
开始向西流淌
我把心捏成碎片的星辰
照亮人间的轮回,倾听
高高死去的沙沙的风声


而恐惧就象初生的雪
白条条,无所牵挂
两根手指, 一朵莲花
就可以打扫干净整个世界
执着的尘埃,梵钟
走下山岗.一声慈悲
脱下了最后的皮囊

《安然》


早晨转过身来
把不多的光明推到
我的窗前
羽翅之上的天空
压得很低
阵阵清冽的鸟声里
雪意纵横


我庆幸自己
在这个冷淡的城市里
有一张桌子
和我对生活的愿望
差不多大的面积
空调送来廉价的春天
电话线随时可以插上
踮着脚尖的爱情


门是木质的
钥匙捏在自己的手中
现实和理想
诗歌,侧着身子
进出自如
世界如此拥挤
而我云朵之上的房间
常常空无一人


《沉默的雪》


沉默的雪
来到我纸上的冬天
薄薄的鸟鸣,划开
反复无常的情绪
碎碎的阳光
抱着寂静轻轻落下


无边的落寞
让排列整齐的白杨
集体折断了喉咙
对理想的饥饿
像鞭子一样抽下
纸上的江山
让大步走来的黑夜
轻易拎至半空


《渐次高过我的头顶》


草茎蔚然
风高过山岗
高过我对冬天的愿望
雪,从月亮的眼眶里
奔涌而出


沙沙的雪
把我们挤在一个句式
否定之否定,我看见
雪的肩膀在语言的叶面上
不停地哆嗦


爱回到嘴唇
就象雪始终要回归
河流,温暖的旅程
而我们身体里的柔软
如在翠枝上的鸟鸣
在线成珠


《岁月之唇》


屋顶在雪中继续下沉
岁月之唇吹拂着
我们的肉体和
那些归于尘土的日子
卸下的原罪,爱
在壁炉里竖起了手指
却更加接近黑暗


颗粒无收,曾经的
誓言,像骨折的歌声
在喉咙里弯曲
散漫的雪,多像是
时间和星辰燃烧的尘埃
而内心的暗疾
挂在透明的的杯壁上
一览无余

  评论这张
 
阅读(2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